渔场日记:小小的雨棚仿佛漂荡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上,随时有淹没的危险

2018-07-14 13:58:50 科学养鱼 2

今年的梅雨似乎迟到了很久,本应该是在6月中旬开场的雨,一直等到了7月初,像一个深思熟虑的演讲者,终于等到了他上讲台,于是就滔滔滔不绝的讲个不停。7月2日下午开始,三四五日傍晚连续的几场大暴雨,把绍兴带到了梅雨时节。

下午,刚从房间里出来,到雨棚下小坐,看到天边,乌云堆积,遮天蔽日,一时天地动容、山川变色。雨点开始滴滴的落在雨棚上,突然一阵狂风集卷着暴雨冲来,雨棚震动,鞭声四起,似乎有万千雨箭,从天而降。雨棚外,雨拉起了一张帘幕,一张白茫茫的雨帘,挂在空旷的大地之上,铺向每一个角落,风不时的抖动着帘布,雨跟着风的节拍一缓一急的拍打过来。这时小小的雨棚仿佛就是海上的一叶小舟,漂荡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上,随时都有淹没的危险。

blob.png

但大地一如的沉静,享受着大雨的抚摸。我想,自然中的一切,一叶浮萍一株小草一树绿叶此刻都是幸福的。池塘正伸开双臂,迎接苍天的恩赐,它一改往日的平静,水面顿时沸腾,鱼儿欢呼雀跃,水上笑声四起,一派热闹的气象。大雨是鱼儿们的节日,春雨时节,鱼儿们产卵繁育,到了梅雨时节,新生的鱼虾们开始生命新的历程,它们要在新鲜的雨水中畅游。江河、湖泊、山川、大地都在默默的收集着涵养着雨水。而我的心里一直也在等着这场雨,等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雨冲刷心灵,等一场痛快淋漓的雨淹没自己。

blob.png

人只有在这一刻才感觉到自己是卑微的,风雨交加,天地汹涌,我在哪里?我在雨棚下避雨,在高楼大厦的一个落地玻璃窗前,看天地浸泡在无边的雨雾之中,在缓慢行驶的汽车里,任雨刮器拚命的摇晃,车厢内还放着轻松的音乐,是的,人类已无需在暴雨前惊恐,但是我们离自然是不是越来越远了?那么,就让我们请稍候片刻,回到内心的深处,听听自然的声音,读读这样的诗:“春潮带雨晚来急,野渡无人舟自横”“涧水吞樵路,山花醉药栏”。

blob.png

骤雨初息,周遭寂静,走到旷野上,雨雾正在慢慢的收起帘帐,空气中弥漫着清凉湿润的气息,树木、青草、沙石、泥土都被洗涤得干干净净,池塘边,野草七零八落的倒伏着。山峦上,雾气浓浓的笼罩着它的头顶,如一只正在蒸发的蒸笼,还在冒着热气。大地在等风,等一股柔热的风,把多余的水气送回到天空之上。

多想让这一刻停留。时光,多么纯真的时光,大地从焦虑的初夏中沉静下来,空气从清澈的泉眼中缓缓的流淌出来,四处弥漫着青草、泥土的薄荷味。池塘又恢复了宁静,柔和的涟漪在光滑的水面上流动。噢,静谧的时光中,我什么都没听见,我愿是一根丝瓜藤的触须,重新仰起头寻找可以攀援的地方。

blob.png

风终于吹走了山顶的蒸气,夜已悄然的降临,今天的蝈蝈早早的开鸣了,唧唧唧唧吱吱吱吱,用同一个节奏激动的拨动着琴弦,它们不知疲倦,不会走调,反反复复的演奏着同一首曲子,对它们来说,另一个“黎明”正在到来,宁静而遥远的夜晚就是它们自由的舞台。而今晚池塘里的小龙虾也将度过一个兴奋的夜晚,有的爬上了倒伏在水里的草杆上,去咬新鲜的叶子,有的正顺着水流水迹寻找另一片天地,有的为准备度过炎热的夏天提前在松软的泥土上掘洞休息。

是啊,大自然是赤裸的,也是真实的。想起老子的话:“希言自然。故飘风不终朝,骤雨不终日,敦为此者,天地。天地尚不能,而况于人乎?”。天高地厚,“号物之数谓之万,人处一焉”,人只是大自然的一个孩子,也是道的孩子,那么就让心自然从容,守于道中吧。